????模糊的片段慢慢组成完整的记忆,安意头痛欲裂。

????“爸爸那么信你,把姐姐托付给你,可是现在他也死了。他们都死了,你也该去死!”

????……

????“剑在人在,这把剑既然送到了这里,天喜肯定是死了。”

????……

????“关于安意的一切,都放入记忆深处封藏起来。永远不要再想起来,都忘了吧。”

????……

????“师父,你可曾有一刻将我视为你的徒儿?”

????……

????“蕙草,对不起,我来晚了。”

????……

????“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只要你听话,带着茵茵和春江回家,我回来就喊你娘亲。”

????……

????“我叫安意,不是娃娃。”

????……

????“哪里是胡说,你姐根本就是个怪物!一个人杀了对方一百多人,杀人都杀疯了,你娘都被她吓疯了!”

????……

????“怪物!”

????“妖怪啊!”

????“求你放了我们吧!”

????……

????“怪物!”

????“怪物!”

????……

????“简直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从小到大,就没叫春江蕙草一句爹娘!”

????……

????安意猛地睁开眼睛。

????“都记起来了?”失去意识前,那个板着脸,看着十分威严的男人正低头看着她,见她醒来,不着痕迹将搁在她额头上的手移开。

????安意涣散的目光慢慢汇聚,发了好一会呆才沉默地撑着坐了起来。

????她应该没有死,但也不在校园,此刻正身处于一片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草原。

????那男人又道:“春江蕙草就是你不愿意留在这个世界,选择跳楼的原因?”

????安意摇头。

????实际上,这和他们确实有关,但绝对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她曾因为春江蕙草萌生过留在一个世界,好好当一个平凡人和他们过一个平凡的生活的想法,但是失败了。

????那次的失败是惨痛的,以至于她立即就意识到她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的事实。

????她融入不了那些正常的世界,和他们格格不入,自然就无法过一般人的生活。

????“就算没有他们,我在这里也过不好。”

????可以勉强过,可是勉强的结果谁知道是不是又会延伸出悲哀的后果。

????她已经很累了,不想再做这样的尝试。

????“这就是第十八关吗?”安意看向男人。

????男人的目光有点复杂,这和他板着的脸有点违和。

????“我这算擅自自杀,是不是要受到惩罚?”安意一脸无所谓的模样,“罚吧,我受着就是。”

????男人却道:“我并不想罚你。”

????安意愣了一下,很快了然点头:“哦……是了,吱吱的主人呢,是要让他来决定是吧?”

????男人答非所问:“我说过,会再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

????“你们?”安意顿了顿,也懒得问什么机会了,只问,“桃颜呢?”

????男人露出不悦的表情:“扔回去了。”

????安意:“……”

????男人补充了一句:“放心,死不了。”

????安意哦了一声:“我不担心。”

????男人:“……”

????安意:“另一个人是桃颜?”

????男人哼了一声,手一挥:“去了就知道了。”

????安意眼前一黑,身体往后倾倒。

????“希望这一次,莫再重蹈覆辙。”

????男人的声音在耳边远去,安意再次渐渐失去意识。

????“叮咚,系统提醒,玩家正式进入第十八关卡!”

????原来这才是第十八关卡。

????“叮咚,系统提醒,因玩家无故自杀行为,现惩罚玩家记忆清零,一切重头开始!”

????什……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