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楚言离开,站在男人身边的黑衣人缓缓开口:“主子,您当真要考虑太子说的?这样太危险了。”

????黑衣人不由得担心。

????“你在怀疑本座的实力?”

????男人莞尔轻笑,黑衣人低头:“属下不敢,主子武功高强一定能成功拿下楚崇头颅,只是楚崇一死,太子登基,主子您…”

????卫担心道。

????楚崇身边有高手护着,他家主子接近容易但想下手还需费一番周折,最重要的是若成功,楚言登基,他家主子也难逃一死。

????楚言哪会放过他,不止是他,说不定连远在北漠的楚墨都要召回来杀了,永除后患。

????“本座当然不会让太子继位。”

????“听闻王昊被调走,新上任的县官叫严朱六?”

????楚钰挑眉,对严朱六有了点兴趣。

????他搜寻那么久的人竟大摇大摆出现在京城里,失踪这么久突然出现在京城,楚言还大胆想让他刺杀楚崇,看来楚言是忍不住想动手。

????楚言在楚皇帝身边安插多少人也是个未知数。

????“是,是叫严朱六,原本叫朱六后来跟严家沾上点关系便在朱面前添上严的姓氏成了严朱六。”

????“去将严朱六的底查清。”

????楚钰吩咐,温润的声音传出,好听万分,却有股让人不敢忤逆的感觉。

????“是。”

????当初他第二次见萧长歌时,萧长歌便是让他去找朱六,说此人对严立有威胁。

????现在严立还将这人调回京城,到底想些什么呢。

????若是他,有威胁的人肯定第一个铲除,坚决不能让危险留在自己身边。

????“切记不得打草惊蛇。”

????“回去。”

????楚钰刚起身,卫连忙吩咐手下。

????“你们回去,本座要去其他地方。”

????“属下同主子一起去,上次之事虽杀了那些人泄愤但说不定其他地方还会冒出人来,还是让属下跟在身边好些。”

????卫忠心道,时刻关心楚钰的安危。

????“本座要回府见王妃,莫非你也想去?”

????楚钰轻笑,卫低头咬唇:“这…属下先带他们回去。”

????“主子,刺杀一事还望主子好好考虑。”

????卫临走前叮嘱,楚钰轻笑:“本座知道,楚崇也不是真像表面看到那样,何况宫里还有其他人。”

????他了解楚崇,他的身边怎可能没一两个高手。

????若是没那他也太自信了,自信到以为没人能对他动手。

????当然他也要好好考虑下一步怎么做,楚言敢说出这样的话肯定是有完全的准备,或者说背地里早准备好了。

????屋内昏暗,萧长歌一个翻身就觉身边有人,睁开眼一看,楚钰正斜跨在床边双眸看着萧长歌的睡相。

????萧长歌淡定起身,伸了个懒腰。

????“王爷什么时候回来的。”

????睡饱起来,连精神都足了。

????“本王回来有一会,本想一同睡但是见歌儿睡得香,这睡相难得才见一次,本王这一看就舍不得闭眼舍不得休息了。”

????楚钰的小嘴跟抹了蜜一般,萧长歌挑眉,上下打量,还怀疑楚钰是被鬼上身,这些情话张口就来。

????“歌儿今日是不是发现本王比昨日又好看许多?”

????楚钰大方躺着让萧长歌看个够。

????“王爷是比昨天自恋许多。”

????萧长歌回答,楚钰不气反从床上起来,凑近萧长歌:“歌儿说谎,若不是本王比昨日好看,歌儿怎看的目不转睛地。”

????温润轻柔的声音传入萧长歌耳中,好听动人。

????萧长歌脸色突地发红,楚钰啵唧一小口落在她脸颊上。

????“今日本王吃饱了。”

????楚钰伸了个懒腰,高兴得像个得到奖赏的小孩儿一样。

????“今日太子来找本王了。”

????萧长歌挑眉,好奇万分。

????“太子不是恨死你,找你又是为何。”

????照着楚言现在这样恨死楚钰,怎可能还会找他。

????“准确的说是找镜堂堂主。”

????楚钰莞尔,将今日的事都跟萧长歌说了一遍。

????萧长歌认真听完,不由得皱眉。

????“楚言想利用镜堂对楚崇出手?看来他是觉得时机成熟了?”

????萧长歌反问,上一世的楚崇是被楚言逼迫让位的,就像楚崇当初逼迫先帝一样。

????但中途出现个楚钰所以打乱楚言的计划,也是从那会后楚言才知道楚钰一直都是装的。

????楚崇去世时也才知道楚钰的厉害知道楚钰是在隐忍。

????“或许吧。”

????楚钰轻描淡写回答,不管如何他都有后路。

????他做了这么久镜堂堂主怕的不就是有朝一日楚帝或新上任的新帝会对他下手,所以才准备后路。

????这条后路是他的王牌。

????“王爷倒一点都不惊讶。”

????“就算惊讶也于事无补不如悠哉点想想计策。”

????楚钰悠哉道,一点都不慌张。

????萧长歌现在才知道楚钰的厉害,都到这一步他还能这么从容。

????到时他不答应镜堂的名声有毁,答应了他难逃一死。

????“今早回来听闻有两个官员在府内被杀而且头颅不见,这难道…”

????萧长歌似想起什么事来问,楚钰一脸嘚瑟:“是呀,歌儿想见见吗?一剑封喉,本王许久没亲自出手,这会出手还有点生涩,以后得多练练。”

????楚钰缓缓道,似杀人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的事,哪怕现在说着也从容万分,一点都不觉得人命贵重。

????“王爷有这身后为何不早对出楚崇出手,杀了楚崇再杀了楚言,自己当皇帝。”

????萧长歌想不明,为何楚钰有这样的势力上辈子还隐忍那么久最后惨死在楚言手上。

????“歌儿觉得本王想当皇帝?”

????凤眸看着萧长歌反问道。

????萧长歌挑眉,看楚钰这样好似对皇位一点想法都没,但若没想法又为何费尽心机做到这地步。

????他大可以假死然后去安稳当他的堂主。

????“不想。”

????“这世上只有歌儿了解本王。”

????楚钰满意一笑,躺在床上毫无睡意。

????只要跟萧长歌说说话他的心情就会好。

????自从想起自己小时跟萧长歌见过,楚钰心情大好,对楚言也不像之前那般怨恨了。

????他跟萧长歌小时候就认识,楚言还是个后来者,而且现在萧长歌还是他娘子,说起来他赚了。

????一想到这楚钰心情大好。

????“都以为当个皇子就是想要皇位,可你看楚崇有七个儿子,有多少个是想坐上那破皇位的?”

????“老二有野心但他想的还是楚崇,到死都想着替他背锅,他想要的不过是父子情,老三有娘家有靠山,可他羡慕崇拜萧将军明知去北漠不过是楚崇想削弱他外公家势力,但他还毅然前往北漠,这是为何?老五本就聪明却还装作只喜欢女人不懂世事,你猜猜是因为什么?”

????楚钰点名,萧长歌一想就知。

????楚钰翻身从床上翻起来坐直继续道:“那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想过当皇帝,不过是楚崇跟楚言觉得这些人想要抢他的皇帝位置而已。”

????“呵,楚匀是有这心思,但也是为了丽妃为了背后的娘家而他更关心的不是皇位而是楚崇。”

????楚钰情绪有些激动道。

????这么个一心一意为了讨好楚崇,为了让楚崇高兴的儿子却被楚崇亲手逼死。

????修建宫殿一事虽楚匀有过错但也尽力弥补,楚崇也明白楚匀背地里做的一切却还默认,分明是将他当替死鬼。

????“歌儿,本王要的不是皇位,是想给母妃一个清白。”

????楚钰认真道,萧长歌惊讶,这是楚钰第一次袒露心声。

????“母妃的死是本王心里最大的结,镜堂也只是为了保命才一直存在,若不然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解散了。”

????那次受伤后他回来养伤也顺带让镜堂的人都退隐,退隐这么多年也该出来活跃活跃。

????以前那些针对过他的人,他可都记得。

????他这个人没什么缺点就是爱记仇。

????记仇记到死都不可能会忘记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

????若是对他好的人他也会同样对他好,若是对他不好的,他会慢慢让那个人偿还。

????萧长歌看着楚钰的神色知道他没在开玩笑。

????她现在是不是该庆幸当初没对楚钰下重手,不然她可能会跟那些死人一样。

????“歌儿不用担心,本王不会对你出手的,前提是你不背叛本王。”

????楚钰眯眼笑道,样子看起来渗人,连气氛都变得有些诡异。

????“王爷说的背叛是指…”

????萧长歌小心翼翼问。

????“除了本王,歌儿眼里不得容下其他人。”

????楚钰伸出手抚摸萧长歌下巴,手指轻抚过萧长歌的软唇,摸起来很舒服。

????“就这个?”

????萧长歌反问,楚钰被问的一愣一愣地:“除了这个还能有什么?”

????萧长歌有些发愣,她还以为楚钰会说不能跟楚言联合不能欺骗他之类的,没想会只说眼里除了他不能容下其他人。

????“特别是楚言。”

????楚钰补充,其他人他都有自信能赢过他们,但楚言他没自信。

????不是害怕萧长歌被抢走,而是害怕萧长歌会将重心放在楚言身上,时刻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那样萧长歌眼里就只有楚言,像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一提到楚言她就失控,连眼里都是恨意。

????“妾身这一生,眼里,心里只有一人,近在眼前。”

????薄唇轻张,萧长歌轻笑,眉眼弯弯。

????楚钰心满意足,萧长歌这话是在跟他表白。

????“王昊被发到咸阳县去新上任的人叫严朱六,歌儿说这巧不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