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克这一脚踢得我其实不轻,几乎要站不起来了,他也知道自己这一脚的分量,料定我暂时没有能力再攻击他,所以才会全身心地对付狼王。

????也给了我使出凝气决的机会。

????这一刀,我全力一劈,刀芒激射而出,正中布莱克的脊背。

????即便是a级改造人,也挡不住我这一刀,不仅整个人都飞了出去,脊背也跟着皮开肉绽,鲜血淙淙而出,“砰”的一声重重摔落在地。

????狼王本来已经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此时看到布莱克受重伤,体内的野性也被激发出来,第一时间一跃而起,猛地扑向布莱克,两只前蹄搭在布莱克的胸口,张嘴就朝他的脖颈咬了下去。

????布莱克发出一声狂吼,双手猛地掐住了狼王的脖子,眼看就要将狼王的脖颈当场掐断,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也迅速冲了上去,狠狠一刀朝着布莱克的喉咙扎了下去。

????“噗呲”一声,饮血刀直入下去,当场就要了布莱克的命。

????“我是东帝!”我冲他大声说着。

????布莱克瞪大眼看着我,手却渐渐没了力气,最终放开了狼王的脖子,软塌塌地倒在地上。狼王也精疲力尽了,脑袋一歪倒在地上,我赶紧扑向了它,询问它怎么样?

????此时的狼王非常凄惨,几乎已经面目全非,和之前被乔戈尔痛打的万启山一个样子。

????即便如此,狼王还是发出轻微的呜咽声,眼睛则不断转向两边。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在担心他的部下,我也迅速看向四周,就见那些改造人个个大发神威,将狼群打得落花流水,许多狼都倒在地上,根本挡不住这些改造人的攻击。

????“狼王,你放心吧,他们交给我了!”

????我再次站起身来,紧握饮血刀朝着那些改造人扑了上去。这些改造人有b级的、c级的和d级的,按理来说我一个天阶上品第二档,收拾他们是绰绰有余的,但那是在单挑的情况下,现在他们人多,俗话说好虎架不住群狼,我也是一样的。

????我刚冲入狼群之中,便有好几个改造人朝我冲了过来。

????我努力地和他们打着,但还是双拳难敌四手,渐渐被他们包围,也挨了他们不少重击。实话说,当时我是绝望的,干掉布莱克又怎么样,还是要死在这些改造人手上了!

????但是天不绝我,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情况下,我又听到噼里啪啦、杂七杂八的脚步声响起,猛地抬头一看,果然是我们的人来了,我清楚地看到有春少爷、老乞丐、酒中仙、河西王、红花娘娘……还有赵虎、二条、程依依,以及洪社、风沙堂、亲和组、松叶门的人……

????太多了,至少有上千个,数都数不过来。

????我知道,自己得救了,我和狼王都得救了……

????他们一到,我便松懈下来,整个人都瘫倒在了地上。他们也足够给力,迅速和这些改造人斗在一起,我们有那么多的高手,更何况春少爷还在,收拾这些改造人简直不是问题。

????所以我很放心地躺在地上,看着他们大杀四方、大显神威,那些改造人则一个又一个地倒下……

????很快,便有人朝我扑过来,有赵虎,有二条,也有程依依和红花娘娘。

????“张龙,你怎么样?”

????“张龙,你还好吧?”

????“我们听到狼嚎,立刻就赶过来了……”

????众多杂七杂八的声音回荡在我耳边,充满了关怀和温暖,而我实在是太累了,几天下来精神始终高度紧张,此刻终于能踏实些了,我都来不及回应他们什么,就闭上眼睛睡过去了。

????我知道,他们一定能把我带回到安全的地方。

????有他们在,我什么心都不用操了……

????这一觉,睡得漫长。

????连我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就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面我和程依依结婚了,大家争相来祝贺,参加我们的婚礼;画面一转,我又和程依依去了南海某个不知名的岛上,在那里见到了王巍,一起过着神仙般的生活;画面的最后,是我和程依依在椰子树下接吻……

????等我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病房里,正躺在一张洁白的病床上。

????这很正常,毕竟我受伤了,长乐村后山一战,先和狼王一起大战布莱克,后来又战诸多的改造人,确实受了不少的伤,把我送进医院很是合规。

????但不正常的是,我的床边竟然聚满了人,赵虎、二条、程依依、红花娘娘,还有春少爷、老乞丐、酒中仙等等,大家就好像在看什么展览品一样,眼睛一眨不眨、全神贯注地看着我。

????直到我睁开眼,大家便都兴奋地叫起来,纷纷说着:“醒了、醒了!”

????接着便有脚步声响起,是秦卫国和赛神农,以及一群白大褂走了过来。大家纷纷让路,毕竟在病房里,医生才是最大,什么高手,什么老大,全不好使。

????趁着这个机会,程依依立刻俯下身,冲着我的耳朵说道:“快擦擦你的口水!”

????口水?

????我吃了一惊,立刻去摸自己的嘴,果然发现口水滴了不少。

????我说:“我怎么了?”

????我以为我伤到了嘴,有了什么后遗症,结果程依依脸一红,说道:“谁知道你,刚才大家都看着你,一边喊我名字,一边流口水,简直丢人死了!”

????还有这事?!

????我想起了自己的梦,顿觉尴尬不已。

????与此同时,秦卫国、赛神农等人也走到了我的床边,大家纷纷说着:“秦院长,张龙果然醒了,和你预估的时间分秒不差!”

????“秦院长,您可真是神医,我服了、服了!”

????秦卫国乐呵呵说:“我都从医多少年了,这点小事难得倒我?”

????“秦院长,什么都不说了,我们都服气了!”

????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秦卫国准确估算出了我醒来的时间,大家将信将疑,这才围到我的床边查看,而我偏偏也不争气,恰好就做了不合适的梦,流了不合适的口水……

????天啊,我光辉的形象要全毁了。

????好在大家的关注点不在这个,纷纷称赞秦卫国的医术高明,一个个冲他竖着大拇指。

????我很无语,在我看来秦卫国实在无聊极了,好端端地估算这个干嘛,让大家看到了我的笑话。这时,秦卫国低下头,冲我说道:“张龙,你应该好多了吧,以你的身子骨来说,这些伤对你来说都不是事,昏迷时间太久不过是因为你太疲累,精神又高度紧张有关。”

????我确实好多了,活动一下四肢都没问题,但我现在对秦卫国有很大的意见,直接说道:“一点都不好,我头很疼,感觉快要炸了!”

????其他人都很吃惊,纷纷询问我怎么了,秦卫国也是吃惊不已,惊讶地说:“头很疼吗,不可能啊,你的脑袋明明没有受伤……”

????“就是很疼!”我说:“你到底行不行,不行就换个医生来!”

????秦卫国恼火地说:“我要不行,就没人行了!”

????“谁说的?赛神农,你来给我看看!”

????赛神农立刻摆着手说:“在秦院长面前,我可不敢班门弄斧……”

????我气冲冲道:“你还没看,怎么知道自己不行,没准你一摸我的脑袋,我就好啦!”

????我打算利用赛神农,给秦卫国一个下马威(当然是玩笑性质的,我还是很钦佩、很敬重秦卫国)的,结果不管我怎么说,赛神农就是不敢上手,不断摆着手说:“秦院长不行,我肯定也不行……”

????我就不断喊着头疼,疼死啦,看秦卫国怎么办。

????秦卫国摸摸我的脑袋,仍旧奇怪地说:“没问题啊,到底怎么回事?”

????我心里想,这回难难你这个神医!

????结果秦卫国转口便说:“我从医几十年,真没见过这种怪病,大家帮我按住张龙,我切开他的脑袋看看。”

????说着,秦卫国便抽出一柄锋利的手术刀来。

????搁在曹操身上,就把秦卫国推出去斩了,不过在我们这,大家都很信服秦卫国,把秦卫国当神一样看,对他也是言听计从,纷纷就上手把我给按住了。

????秦卫国站在我的身前,将手术刀对准了我的脑门,凌冽的寒气让我直打哆嗦,我终于扛不住了,惊声叫道:“别切我的脑袋,我没事了,头不疼了!”

????秦卫国这才把手术刀收起,笑呵呵道:“就知道你小子没事,不给你来点硬的,当我‘阎王怕’好欺负呢?”

????我敢和“东皇”布莱克拼命,对秦卫国是一点办法都没,只好连连道歉。

????大家这才知道我是装的,也都纷纷松了口气。

????我心里想,这么一闹,应该没人记得我刚才睡觉流口水还喊程依依的事了吧?

????“就知道张龙没事!”赵虎大大咧咧地说:“刚才睡觉的时候,他还一边喊依依一边流口水,精神头明明足得很……”

????众人“轰”的一下大声笑了起来。

????我一张脸几乎要红到脖子根,正准备骂赵虎几句,就听脚步声又响起来,一大群人走进病房,正是东洋黑界的众人,有杉江、小泽健,以及各方势力、家族的掌门人,林林总总几十个人。

????这没什么出奇的,身为刚上任的东帝,他们来看望我也很正常。

????出奇的是,他们众星捧月,拥着一个青年进来,正是东洋第一公子,藤本惠太的儿子藤本一郎……